:1387526518990087165
S
tyle
产品中心
你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工程案例 > 工程案例
品江南古镇里旧时光之故事
更新时间:2020-02-11 05:46

  “堂皇轩眼凋零,喧腾是短命的别名。想来想去,没有比江南小镇更足以成为一种淡泊而安定的生活表征的了”——《江南小镇》

  雨,还未停。邻居街坊都安静的像个孩子,微弱的呼吸似大自然的静脉,它也曾热热闹闹的,现在却也在静谧中流淌着它的韵味。就在浙江东南的某一处,古人所谓的吴越荒蛮之地,这里孕育了它独有的文化,让许多先辈们魂牵梦绕。

  历史不曾褪去它的颜色,唐、宋、元、明、清直至民国,它目睹了时间流过小道,将他们定格在街道两旁的民宅古居里。

  纷争和战火或许能点亮天边的云,却烧不到皤滩古镇的心,三华里长鹅卵石铺砌的“龙”型古街守护着人们安静的梦。

  气势恢宏的“三透九门堂”似乎在向世人讲述着这里的一切的一切,高挺的檐角炫耀着过去的辉煌,起伏的边框也在诉说着历史的兴衰。

  漫步皤滩古镇街头,历史的轮回将你吸引。古朴的青苔石阶,是否在照印着一群天真无邪的孩童嬉戏时快乐的脸庞;幽幽的古街巷道,是否讲述了旧时光里人们都不愿提及到的尘封的往事。泛黄的弄堂窗沿,是否看见一个女子望穿长廊苦苦等待归人…一点点,一路路,我们看不到时间,却看到它的背影在水面上倒影的格外清晰。

  透过木雕的花格门窗,叩响早已爬满铜锈的大锁,许久,没人答应。听,门缝里传出低沉的回音,繁杂而沉重。穿过高高的石墙,雨水顺着石缝,印入眼帘的人字破青瓦顶和马头山墙,它们仿佛已经在此恭候多时,一回回浅尝着时间的冬夏寒暑,花开花落,没有泼染太多的堂皇轩眼,热闹喧腾,至多也不过是除岁的几声鞭炮,游子离家的几滴眼泪。

  许许多多古镇在时间长河的冲刷下早已不复存在,或是被重新雕刻的现代工艺,亦或是被迫披上了商业的外衣,唯有在仙居皤滩,在这条”龙”型街道两旁,还能看到似枯未腐的木板,乱石堆砌的石墙,被水雕刻过的石板以及远离世俗的那一份淳朴。

  高楼大厦压迫着人们的躯壳,争功名禄扭曲了人们的心灵,随波逐流不是明智的选择。折一支绿柳,寄以最初的梦想;画一圈年轮,不动己之本心;游皤滩古镇,旷心而神怡。

  皤滩古镇是中国历史文化名镇,位于东南古盐道水陆交汇中转处,始建于唐朝,明清时期达到鼎盛,随着陆路交通的发展,逐渐淹没在历史的记忆里。古镇现存面积10.8 万平方米,至今还保留着一条长约5 华里,国内十分罕见的由鹅卵石铺就的“龙”型古街。

  古街两旁店铺林立,码头、客栈、钱庄、当铺、赌场、书院义塾、祠堂庙宇一应俱全,古镇还保留着一种千年绝活,堪称“中华一绝”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针刺无骨花灯,仙居因此被文化部授予“中国民间艺术之乡”。

  皤滩的针刺无骨花灯是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璨灿明珠,宛若穿透时间的一盏光,信步于唐代,延续着历史。不用一根骨架,只以大小不等、形状各异的纸张黏贴接合,再盖上全用绣花针刺出各种花纹图案的纸片,经13道精细工序制作而成。融绘画、刺绣、建筑等艺术于一炉,单灯风姿绰约,组灯气势恢弘。

  一盏盏绵延千年的无骨花灯跳动着眼帘,璀璨的灯光透过绵薄的灯体,晶莹剔透得犹如夜行的荧火,飞扑隐现。这一抹温暖交叠着古街、廊檐、夜色,相映成趣。一瞬间仿佛岁月迷离,时光遁影,那些繁华翩跹而至。

  查济村位于安徽省宣城市泾县,四面环山,周围有四门(钟秀门、平岭门、巴山门、石门)、二塔(青山塔、如松塔);三水(岑河、许河、石河)合一,穿村而过。古镇现在还保留着许多竹编作坊、草鞋作坊、传统的丧葬用品店、草医诊室、老理发店等一批古老的手工作坊。

  室韦小镇是中俄边境的一个口岸,额尔古纳界河就流淌在小镇的西北方,河对面就是俄罗斯赤塔州的一个叫奥洛契的村庄。木梨硔是江南典型的袖珍山村之一,位于黄山市休宁县溪口镇海拔近千米的苦竹尖山腰,是徽州古镇中海拔最高的村落。

  品江南古镇里旧时光之故事,纷争和战火或许能点亮天边的云,却烧不到皤滩古镇的心,三华里长鹅卵石铺砌的“龙”型古街守护着人们安静的梦。气势恢宏的“三透九门堂”似乎在向世人讲述着这里的一切的一切,高挺的檐角炫耀着过去的辉煌,起伏的边框也在诉说着历史的兴衰。